1. 027270热搜网首页
  2. 精读

【小康文苑】三月三,我终于又走上了柳林大桥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 | 岁喜梅

  从2019年腊月二十七到2020年三月三,我听话的宅家66天,对外面的物候变化一无所知。亲朋好友们总是在手机里催我,到外面去走走,说没事的。

  是该出笼子了,长期不见阳光是不健康的。就像我那两副麻将子,它们都闲的一个个长了毛。

  早晨七点,我走出了家门,要去湍河上的柳林大桥走走。

  我没有向北直接走上振坤路,虽然从这里去湍河近。我要向南上新华路再西行到小铁路,先去看一看邓州主路新华路此刻的境况。然后再从小铁路向北上柳林大道,到柳林大桥上去欣赏湍河风光。

  新华路上,路灯还在闪烁,它在诉说着城市和农村夜里的区别。环卫工人们都在忙碌着用手、用扫帚、用铁锨排污除垢清除垃圾,为邓州这个美丽的城市洗面整容。66天的沉静独处,虽然未感到寂寞疏远,但那“哗啦——、哗啦——”扫马路的声音,倍感亲切。

  我站在新华路口东望,那里是三孔桥。三孔桥上,正有两列火车交错,货车向南,客车向北,各自飞快的奔驰。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就泛起了甜蜜和臭美,我欣怡着,喜悦着,目送它们各自的形体和鸣叫声飞奔而去,瞬间消失。

  七点半了,新华路上行人车辆增多。特别是车,一辆辆的东来西往,恢复了隔离前的阵容。

  我往西走,看到小铁路上的那个十字路口,红灯在亮着。红灯的两端,都停着大约有二三十辆前行的小车,它们在等待着绿灯亮起。平时,三孔桥因为桥空窄小好堵车,人们都很头疼。我想,这俩多月三孔桥肯定很静,像全国一样静。但我不希望再有那样的安静,沉静和寂静,我忽然想看到整个邓州市的大马路上都在堵车,那才是一个繁华城市该有的美丽风景,就像金水桥边长安街上的车流一样,一步一停的稳步前行。

  大概三孔桥西边的商户们都还没有起床吧,不管是卷闸门还是玻璃门,都还在关着锁着。可那些小餐馆、小饭馆开门了,有三三俩俩的顾客在那里吃喝着。糊辣汤,窝子面,清水牛肉汤……说是昨晚政府通知,今天餐饮业一律开业。

  站在新华路和柳林大道路口不想走,因为我看到一辆从东边开过来的公交车。是5路车,它要进新西车站。新西车站是5路车,16路车的始发站。我看到5路车里,还坐着一个带着口罩的女孩儿。

  新西汽车站门口已很繁忙,车来人往多,三轮车就多。我刚下新华路,拉三轮的人们就围过来,一个个亲热的说:“大姐,上哪?”“大姐,坐我的车吧!”

  我笑着谢了,我说我是转转,六十六天才出来走走。我还给他们说:“这才像个人家!这才是个人家!”

  这些素不相识的为养家糊口天天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找钱”的男女老少车夫们也都哈哈的笑着说:“大姐,你说的对,疫情已经过去,家又回来啦!”

  我看着他们在友好的说笑着,一点也没有同行如敌“卖石灰见不得卖面”的那种感觉。

  我继续沿着柳林大道北行,因为湍河在北边。柳林大道上车辆稀少,我就看两边的梧桐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梧桐树就发芽了。它的一片片叶子已经展开点缀在树枝上,嫩嫩的,绿绿的,如刚出生的婴儿的手那么大小。在微微晨风的吹拂下,那一片片树叶在微微晃动着,好像在和我招手。我在心里说:“谢谢叶子啦,你们给人们展示了春天的温柔和唯美!”

  在柳林大道的北头西边,有几棵大柳树,柳树的芽蕾已经成芽叶,有的已经成柳叶。淡黄的绿色早已经把树冠墨染,远看就是一团团黄绿的云。

  我终于又在清晨走上了柳林大桥。桥上没人,我一人独霸着。向北走,我只看大桥东边的水面。水不算清,这是因为昨夜下了一夜的雨,空中有雾霾漫布。春水的蒸汽和着雾霾的沉影,让湍河水的清澈遁形。往东瞭望,看不到临近的铁路大桥,更看不到蓝湾小区林立的高楼大厦。但我能看到桥北头那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沿河边的房舍和农田。那些房舍,微微突露在一片树林里,那金黄色的油菜花,就开放在湍河北岸的农田里。

  也许是因为一夜的雨,河北岸大堤上的花圃特别鲜美。它们上下整齐左右排列,有黄、红、绿三色相间错落着。美化环境,美化湍河,这也是邓州的一大特色。

  返回时我还靠右边走,看着右边的河水和大堤。桥西桥东,同一个经纬度上的一个点,这水域色泽就没有什么区别,谁也改变不了它的肤色,它的装饰。唯一不同的是,桥西岸的花圃形状不同。大桥西边的南北大堤上的花圃,是一连一断的上下曲线呈“v”型排列组合。同样是黄、红、绿三色,就显得比大桥东边的长方形左右排列的花圃优雅大气。这种优雅大气的花花草草,让本就优雅大气的湍河更具有色彩,更具有美丽和魅力。看着这边的花圃,它让我想起曾经纳过的满鞋底子上留的“花”,不是“四针”,不是“套花”,不是“连腿字”,而是“富贵不断头”……

  我忍不住几回南北扭头,看着桥东桥西南北岸大堤的花圃,真想亲自去把它们统一起来。但我又自嘲自己的多余,要知道这些花圃的设计者们,也是煞费苦心绞尽脑汁筹划的。

  该回家了,我不知怎的还有点儿恋恋不舍。遗憾的是此生愚蠢,少年时没有谈过恋爱,中年时没有情人,老年时又孤芳自赏,不知道恋人们之间的“恋恋不舍”是什么意境,不知道情人们之间的“恋恋不舍”是什么情调,更不知道老年人们的“恋恋不舍”又是什么滋味。但我知道,恋人是未婚男女间的情爱,而情人则多是已婚男女在有妻有夫的状态下婚外的胡作非为。恋爱是一种刚刚性成熟的美,而情人则是性成熟后的性泛滥,它有着肆虐情感和灵魂的龌龊。而老年的“恋恋不舍”,也就是“拼摊子”罢了!

  我今天就爱这被雾霾弥漫着的湍河,它无声无息的不动声色的陪伴着我,让我在她莽莽苍苍的怀里,享受着不尽的快乐,飞翔着漫无边际的遐想!

  美丽的湍河,魅力的湍河,你就是我的恋人!我的情人!我的拼摊子!有你在,我就有情愫!有你在,我就有倾诉!你会和我一起携手,又要拼湊出一篇优美的散文来!

  不知是因为昨夜的雨,还是今早昏沉的雾,一向繁多的钓鱼人不多。河南岸水边有几个钓鱼的人,把渔线放在河里,耐心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他们的椅子都很好,很漂亮,好像座位的四周还有栏杆,就像超市里的那些推蒌,也像宾馆里那些专为婴儿幼儿们准备加楔子的椅子。我看那些“垂钓人”,他们不是在钓鱼。他们和我一样,在享受着湍河的赐予:恬静而妩媚,流稳却大气!

  我抬头看看天,无云,也许是因为空中那淡淡的雾还没有褪去褐色,太阳有些昏黄,圆圆的飘浮在天上。虽然不能光芒四射,但它不失它的坏习惯,在圆圆的外线上,依然有芒刺在闪烁,还有些耀眼……

  (作者简介:岁喜梅,河南省邓州市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河南省南阳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岁姓文化研究会》秘书长。)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2月中旬刊

原创文章,作者:02727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27270.com/255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