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27270热搜网首页
  2. 娱乐

郭敬明微博上发文道歉,2021年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郭敬明微博上发文道歉,2021年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郭敬明终于承认剽窃、侵权,并在微博上发文道歉。 
时隔15年,郭敬明写道:“面对剽窃和抄袭,年少轻狂的虚荣和抗拒让自己选择了沉默,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在之后的所有场合中,自己也一直回避此事,剽窃和侵权就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不敢撕开,也不敢面对。”
郭敬明微博道歉截图
郭敬明微博上发文道歉,2021年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为了表示歉意,郭敬明还提出将《梦里花落知多少》全部版权收益转给庄羽。 
对于郭敬明的道歉,庄羽通过个人微博表示,“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并提出一个新的建议,将《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加上《圈里圈外》的版权收益共同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反对侵权,保护原创者。郭敬明也随即表示愿意共同成立基金。 
这份道歉发布的时间微妙,一方面,郭敬明导演的《晴雅集》正在上映,口碑平平,郭敬明甚至发言:“不要因为我而不喜欢邓伦”。这背后是他对自己拖累电影口碑的焦虑。 
另一方面,郭敬明正在被上百名编剧导演和制作人“围剿”,他们发文《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公开抵制郭敬明。 
可以说,郭敬明是被“逼着”道歉了,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看上去他想与过去告别,但外界普遍认为他的道歉是利益的权衡,并不真诚。 
他身上的标签大多是负面的:抄袭、逐利、虚荣、心机,2021年,郭敬明如何撕掉这些标签? 
1
导演郭敬明在怕什么? 
12月25日郭敬明执导的《晴雅集》上线,为了这部电影,郭敬明吆喝得很卖力。 
上综艺《演员请就位》,郭敬明坐在导演席上,他急于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的反馈却并不正面,上热搜的往往是“尔冬升离席,郭敬明哭泣”这样的互撕戏码。 
争议带来了热度,却也带来了反噬。
这也影响了《晴雅集》的整体表现。 
从票房数据来看,《晴雅集》上映5天,票房突破3亿,截至1月2日12:32,上映9天《晴雅集》票房已经到了4.1亿。这超过郭敬明以往所有电影的票房。不过,与同期电影相比,这个成绩不算亮眼,同期上映的《拆弹专家2》票房已经达到了7.1亿,上映仅3天的《送你一朵小红花》也达到了5.5亿。
票房数据截图,图源猫眼专业版 
郭敬明微博上发文道歉,2021年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与郭敬明以往的作品相比,在制作、特效方面,《晴雅集》确实有进步,相比于过去《小时代》、《爵迹》华丽,却空洞无物的表述,《晴雅集》已经能够讲述一个逻辑自洽的故事。 
但放在整个电影市场上,《晴雅集》算不上佳作,它的豆瓣评分跌破5.1分,获得了近31%的一星差评。 
同时,这部电影的口碑和讨论度,都在下滑。电影的热度,甚至不及郭敬明近期的热度高。
郭敬明近期的发言,充满了委屈、愤怒、脆弱和焦虑,最终他选择低头道歉,都是因为在害怕一件事——自己的名声会拖累电影表现。 
这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早前在2016年《爵迹》上映宣传期间,发行方就把海报上郭敬明导演的字眼抹去,原因是要弱化郭敬明的标签,否则会影响票房。 
这次电影上映前受到业内人士的抵制、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接连跟进的报道,更是将郭敬明逼到了恐慌的境地。 
《晴雅集》还有第二部,郭敬明已经将第二部和第一部一起套拍完成,如果第一部的票房和口碑表现不佳,势必影响第二部的表现。 
这或许也在逼着郭敬明道歉。 
自郭敬明当导演以来,他一直采用连拍的方式。
犹记得他第一部电影《小时代1》上映时的轰动,当时郭敬明的书粉纷纷走进电影院,为郭敬明贡献票房,它的票房最终达到了4.83亿,并刷新了当时内地2D电影的最高首映场纪录。 
从票房上看,郭敬明从作者转型做导演似乎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但是口碑的崩塌, 却让郭敬明在后续的导演路上十分艰难。 
《小时代1》被评论为“烂片之王”后,《小时代2》《小时代3》的关注度就弱了很多,大概很少人会记得,《小时代2》票房2.9亿,《小时代3》的票房为5.2亿。 
《小时代》海报截图,图源郭敬明微博 
郭敬明微博上发文道歉,2021年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人们对郭敬明导演的作品,已经失去了对票房的关注度,而更聚焦于对影片有多烂的讨论和批评。 
《爵迹》电影上映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对电影抱有期待并走进影院,事实上,人们大多记住了这部电影“特效很差”,而留不下其他的记忆点。尽管它聚集了不少流量明星,包括吴亦凡、范冰冰、王源、陈伟霆、郭采洁等,但都无法拯救这部电影。 
它的票房为3.8亿,投资方之一和力辰光财报曾披露,这部电影的成本1.5亿,按照分账比例,最终获取影视制片收入1701.65万元,亏损248.35万元,在口碑上,这部电影更是糟糕,豆瓣评分仅有3.8分。 
第一部“扑街”后,《爵迹2》甚至没有登陆院线,而是以“院转网”的方式在线上首播。它的水平,央视电影频道曾作出这样的评价:“一个有流量的名字,加上一帮有流量的演员,再加一个有流量的导演,然后又在一个有流量的平台,一个’四流’电影想把它弄成一流。” 
接连的失败,让郭敬明深受打击,他甚至在路演现场曾经流过眼泪。 
《晴雅集》是他力图翻身之作,他不再选择流量,而换成了相对有实力的演员,制作班底也堪称华丽,希望这次用“质量”取胜,但最终它没能成为郭敬明的救命稻草。 
2
郭敬明的罪与罚 
回顾郭敬明的文字创作经历,从小学他就彰显了自己的写文天赋。1997年,还在上初中的郭敬明就在全国的公开刊物《人生十六七》发表了处女诗作《孤独》,在“榕树下”这类文学网站发表多篇作品。 
2001年,18岁的郭敬明,以《假如明天没有太阳》获得第三届新概念一等奖,次年又以《我们最后的校园歌谣》获得第四届新概念一等奖。 
到了2003年,还在上大学的郭敬明《幻城》正式出版,风靡一时,上海大学专门为他举办“《幻城》作品研讨会”。
年少成名、春风得意,用来形容郭敬明一点也不为过。 
但抄袭,却将这个少年钉在了耻辱柱上。 
郭敬明微博上发文道歉,2021年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2003年,作家庄羽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郭敬明所著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剽窃《圈里圈外》。
此后经过几段波折,郭敬明不断上诉,2006年5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抚慰金1万元,并要求郭敬明公开道歉。 
由于郭敬明拒不道歉,庄羽诉诸法院强制执行,关于郭敬明剽窃一事以法院判决书的形式刊登在《中国青年报》,这不仅是和庄羽,也由此埋下郭敬明和文学界、影视界延续十余年的的矛盾和纠葛。 
自败诉后,对于郭敬明剽窃的的争议越来越大,《幻城》被质疑抄袭CLAMP的《圣传》,其中有关幻力继承、樱花、天帝、四大护法的角色设定很大重合;《夏末未至》被质疑抄袭矢泽爱的《NANA》;《悲伤逆流成河》情节发展,被认为巧似落落的《年华是无效信》。 
抄袭和剽窃,已经让郭敬明难以翻身,回避和拒绝道歉,更是令他成为众矢之的。 
后续关于郭敬明的讨论,大多是偏负面。他的信任值早已透支。 
在外界频繁的质疑下,郭敬明也多次情绪崩溃,2016年10月,在《爵迹》路演的最后一站上海,疲惫了一路的郭敬明在映后见面会上情绪崩溃。“是不是因为我叫郭敬明,所以做什么都是错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骂《爵迹》?” 
这种情绪崩溃并不能挽回什么,郭敬明的粉丝正在远离他,这也导致他的商业价值不断在减少。 
郭敬明是不愿意“过气”的,他还在拼命折腾,希望能够激起更多水花,无论是“卖惨”,还是这次的道歉,都透露出他的恐惧。 
3
郭敬明能告别过去吗? 
郭敬明早已不只是“作家”郭敬明, 他还有公司创始人、编剧、导演等身份。
2004年郭敬明成立了“岛”工作室,看准青少年文学市场,以《岛》为主题策划,推出了一系列的畅销书,郭敬明随后又注册了最世纪文化有限公司,打造文学创造的IP资源。
同时,郭敬明频频出现在各类的综艺节目和选秀节目,他担任过《最强大脑》的评委,做客《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包括近期在《演员请就位》节目当中担任导师。 
除此以外,他还多次担任作词,2007年快男主题曲《我最响亮》、今年的选秀节目《创造营2020》主题曲《你最最最重要》都是他写的词。
他屡屡出圈,加快了自己事业的前进步伐。 
抄袭案后,郭敬明渴望通过其他领域的成功重塑公众对自己的认知,但不管怎么转型,抄袭者这个标签如影随形,并一次次影响着郭敬明。 
以前,作家郭敬明可以避而不出,躲在家里写作,但如今,导演郭敬明却必须要站在公众面前,为自己的电影求票房,这也意味着他必须要获得公众的好感。 
在2020年末道歉,也透露着郭敬明告别过去,重新开始的想法。
但同行、观众,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原创文章,作者:02727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27270.com/234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