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27270热搜网首页
  2. 娱乐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讲一件气笑了人的事。
 
最近,一个女性喜剧演员,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杨笠。
 
今年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大会3》出圈时,飘就写过她。
 
几个月前,她因为吐槽男人的段子,被部分男性臭骂。
 
几个月后,笑果的《反跨年晚会》,她不仅被臭骂。
 
还被部分男性,叫嚣着踩踏了他们的底线,举报了。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举报的段子,下面这个。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请问是踩踏了哪条底线?
 
神经末梢吗?
 
更何况,这段子的结尾,还以一个杨笠就医的故事,把立意立在了消除性别标签的高度。
 
整体看下来,是一个滑稽而不失思考力度的段子。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这样一个段子。
 
被部分男性理解为制造性别对立,举报。
 
同时,也被部分女性作为攻击男人的武器,消费。
 
在各大平台上,断章取义,节选,摘离原来的语境。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再一次被男性,甚至是一部分脱口秀男演员,打为女权,当作财富密码。
 
别这样。
 
别用性别议题,毁掉了今年国内最值得看的脱口秀演员。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首先来讲清楚一个问题。
 
关于包括池子在内的,某些男脱口秀演员以及男性,对杨笠的创作连根否定,到底在不在理。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讲的算不算脱口秀。
 
杨笠讲的当然算脱口秀。
 
甚至可以这么说。
 
杨笠已经算是今年,让国内观众,最近距离感受脱口秀内核的一位脱口秀演员。
 
什么内核?
 
“冒犯一切。”
 
即,管你是谁,管我是谁,我想吐槽你,还能吐槽得好笑,那就拿你开涮。
 
之前写《脱口秀大会》时,飘就说过。
 
本土化的李诞式脱口秀,发展到近几年,早就疲软了。
 
为了在国内道德敏感的舆论环境里自保,李诞手下的演员们早早就躲进了各种自嘲段子,社畜、屌丝、单身等安全母题里。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池子出走笑果时喷笑果没有创作内核
 
他们有意识地去回避脱口秀的创作内核——冒犯一切、解构权威、独立精神、相互对抗。
 
而今年《脱口秀大会3》的出圈,杨笠在社交舆论场引起大面积讨论,其实就在于——
 
杨笠补足了国内脱口秀,长时间自我阉割掉的那个“冒犯一切”的创作内核。
 
强调求生欲的脱口秀,必定畸形。
 
杨笠的难得就在于这,目前在国内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求生欲更低的脱口秀演员。
 
于是,目前网上对杨笠最大的争议,其实桩桩件件都指向了她的可贵处。
 
首先是,无差别攻击全体男性。
 
“理性派”们要她在段子里加个定冠词,写清楚攻击的是哪个男人,哪部分男人。
 
???
 
写段子,你以为在编辑朋友圈文案,生怕得罪了任何一个?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接着,还特别爱问一句,杨笠凭什么?
 
杨笠作为一个普通女性,凭什么去嫌弃男人普通?
 
而,要知道,脱口秀的爽,就在于此。
 
它不用你修炼成女神奋斗成富婆你才有资格去放个屁。
 
在这个特殊语境里。
 
哪怕你屁都不是,你都有发声、讲笑、讽刺的权利。
 
你看,其实所有试图从脱口秀意义上去否定杨笠的论调。
 
都源于一点。
 
那就是很多人对脱口秀冒犯语境的不理解和不接受。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李诞很早提过一点。
 
脱口秀,几乎是跑步进入国内的,是一种揠苗助长的产物。
 
在国外发展了上千年的成熟语境,花了几年,突然在国内蹿红成主流语言节目。
 
而国内观众,能理解的,仅仅是它逗笑的部分。
 
至于它逗笑的机制和本源,再往下挖掘,就开始接受无能了。
 
国内的观众,往往最喜欢在脱口秀里找两种东西。
 
一找笑,二找道德。
 
找笑,看起来并无不正确,逗人发笑,本就是脱口秀的初始功能。
 
问题是,大多数人,把脱口秀当相声的代餐,这是国内观众对脱口秀文化最大的误解。
 
批判杨笠,不少人拿郭德纲那段话做论据。
 
台上,你能骂搭档、家人、同门师弟,切莫拿台下观众开涮。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但问题是,和相声演员把观众当作衣食父母的行业传统不同。
 
脱口秀,本就不是一门让你花钱买舒服的艺术。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冒犯观众,本就是脱口秀表演的一部分。
 
线下的脱口秀表演,场子小,演员也会经常拿台下观众即兴开涮。
 
冒犯观众,是脱口秀演员和观众达成互动的一种方式,一种情趣。
 
所以你会看到黄阿丽(著名亚裔单口喜剧演员)在台上吐槽白人直男是特权阶级,以及意淫他们为自己“服务”时,台下的白人男观众反而会抚掌大笑。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可悲的是,杨笠其实不止一遍地在台上戏谑地说过自己特别喜欢男人。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她其实在试图向国内观众暗戳戳科普这种互动方式。
 
无奈,能理解脱口秀这种互动情趣的,尚是少数。
 
至于,在脱口秀里找道德意义,就更加荒谬了。
 
阶级、道德、伦理、礼貌、政治正确、求生欲,在脱口秀这个语境里,本就要处于暂时性瓦解的状态。
 
只有这些条条框框暂时性瓦解,我们才能去自由谈论一些更贴近人性缺陷处的东西。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脱口秀从来就没必要讲“正确的事”。
 
如果非要在脱口秀这件事里找什么积极的意义。
 
那肯定也不是什么道德意义。
 
而是,它要善于去捕捉矛盾、展示矛盾。
 
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人与自我之间的矛盾,人与生存之间的矛盾。
 
同时用笑话,赋予这些矛盾喜感。
 
让人觉得本来可怕可憎的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
 
它能让人性通往一种更达观的境界。
 
脱口秀的这种语境,常常是能缓解两个生存策略和利益完全相反群体,共处的压力。
 
特权群体能在这个语境里为自己辩解,卖弄自己的惨和可爱。
 
比如丹尼尔·斯洛斯,吐槽白人直男不能随便表达对孩子的喜爱,否则会被当恋童癖。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而弱势、边缘群体能够发声、吐槽,缓解不甘和不公的压力。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学习接受被冒犯,接受利益对立的群体的吐槽,甚至仅仅是接受异己的存在。
 
正是这个热衷于党同伐异的网络时代,需要去学习的能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懂得欣赏冒犯的艺术。
 
其实是另一种更为艺术性,曲径通幽的人性发展之路。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所以杨笠被举报这事,可笑在哪?
 
这只是一场脱口秀。
 
形式,就决定了它的特定语境——
 
在这里,没有任何一类群体,是不能成为被嘲对象的。
 
在这里,存在矛盾的群体,本可以用一种幽默的方式共存。
 
在这里,冲突和压力,其实并不会被激化,反而可能能被短暂地缓解。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前提是,它遇到的是真正理解、且能欣赏脱口秀的观众。
 
对,别怪飘说得直白。
 
其实就是吴镇宇那句,幽默感。
 
要一个人有幽默感难
要一个人去欣赏幽默感更难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不得不承认,我们有很大一部分国人,是欠缺幽默感的。
 
幽默和喜剧本身并非无意义。
 
但我们习惯了,在所有文艺作品包括段子里,只寻求道德层面的“意义”。
 
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支持者的拥簇和捍卫,也会变得危险。
 
因为你分不清。
 
这是基于对作品本身的欣赏与理解,还是只是对某种道德立场的站队。
 
于是,杨笠,一位胆敢触碰男女话题,并且成功让女性观众爽且共鸣的脱口秀演员,最终成了性别骂战的靶子。
 
挑动性别冲突的主力军。
 
除了看透大环境、企图通过推动性别冲突,来获取流量的别有用心者。
 
还有无条件狂热支持杨笠,和无条件反对杨笠的,这两拨群体。
 
一方,自觉将段子和讲段子的人,都划为己方的“极端立场”,对另一性别进行无差别攻击。
 
另一方,较真于脱口秀里的“冒犯”。
 
怀着一颗虚弱玻璃心,主动对号入座,再想尽办法将“眼中钉”赶尽杀绝。
 
这也是杨笠这件事,最悲哀的地方。
 
我们逐渐意识到,在这片土地上,越接近脱口秀本质的表演,越不可能为更多人理解。
 
倒是另一件事,似乎越来越成为更对部分国民“口味”的选择——
 
举报
 
不止杨笠一件事。
 
不知什么时候起,举报,在互联网上成了一种“流行”。
 
所有人,都不惮提及它,甚至频繁使用它。
 
饭圈反黑组,动辄就投诉,举报,封杀一条龙。
 
这种习惯性思维下,前年,杨超越和王菊粉丝,互相投诉对家和《创造101》节目——
 
给观众造成了虽然家境不好,但凭借美貌和嚎哭即能够获得成功的印象,违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尤其不利于青少年思想健康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今年,前有动画人物染发,被人举报。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后有宿管阿姨感恩节送糖果,被学生威胁。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品品这位学生不满的理由和措辞——
 
作为官方代表,公开搞“洋节”庆祝活动,不考虑影响吗?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而,这些“扣帽”招式,和举报杨笠的一拨人,又何其相似——
 
“煽动群众内部矛盾,制造性别对立”
“不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和谐发展”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从价值上扯,朝“大处”批评,往社会影响上提。
 
要知道,举报,本该是法治的产物。
 
被举报的,通常是违法违纪行为,有章可循,证据确凿,光明正大。
 
而一旦审查属实,当事人需要承担的,是严重后果。
 
杨笠的表演,有一丝半点,涉及违法违纪吗?
 
没有。
 
但,听得人觉得刺耳了。
 
他们感受到了威胁,又无法反驳,索性就扣顶大帽子——你挑动性别对立,来彻底捂住对方的嘴。
 
他们知道的。
 
扯着道德大旗的“告状”,是百试百灵的毒药,分分钟可能把人毒哑。
 
《一秒钟》里不就有一幕。
 
张译饰演的张九声,为了在电影放映前的新闻简报中,看到只出现“一秒钟”的女儿,想尽办法要让电影顺利放映。
 
当他拿着从刘闺女那找回的电影胶片,与放映员商量,让他看一眼电影时。
 
一旁的刘闺女,脱口而出一句:“他是坏分子!”
 
张九声被吓得立刻禁了声。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当然,如今的举报者们,未必都深刻理解,“举报”这一程序的严肃性、危险性,甚至对公权机构的劳民伤财。
 
却一定清楚,它有效。
 
就像刘闺女,她很了解张九声吗?
 
未必。
 
但她知道,这么讲了,有用。
 
杨笠被举报事件,同样如此。
 
有那么一波,何其低智,且虚弱的举报者。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也许因为无力辩驳。
 
也许只是因为,长了副“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草履虫头脑。
 
他们首先能想到的,解决“冒犯”的方式,是——
 
借用公权力,满足私愿。 
 
他们甚至比不上同样怂却爱蹦跶的池子、张博洋。
 
这二人发微博明嘲暗讽杨笠,固然是老阴阳人式的荒谬事迹。
 
但到底,还停留在就事论事。
 
不爽,就直接下场开骂。
 
可毫无底线、扯着道德大旗去告状的举报者,从根本性质上讲,才是烂透了。
 
他们心虚地容不下异见。
 
所以想着消灭异见。
 
而举报,成了一件好用的消灭异见的工具。
 
看不惯就动辄高喊,“坏分子”。
 
甚至光明正大洋洋得意。
 
这才是真可耻。
 
杨笠被举报了,因为讲了个笑话

 
飘飘觉得极其荒谬和讽刺。
 
尤其是,当狭隘的小人之心,撞上实际内核其实包容的脱口秀——
 
一种公平地给予弱者,吐槽强者的机会的艺术。
 
而举报它的人,却在借用权威,去碾压个人。
 
一边言之凿凿:她哪是在说脱口秀?
 
真是天大的讽刺。
 
举报者们,可能压根不明白,自己在否定什么?
 
否定个体的力量。
 
否定但凡眼中还能看到一点性别之外的东西的人,都明白的事实——
 
在规则和权威面前,任何人,无分性别,都有随时沦为“弱者”的可能。
 
而,当你致力于对弱者发声的权利,赶尽杀绝。
那些肆意滥用举报的人,你们真觉得自己赢了吗?
 
你们知不知道。
 
消灭弱者的同时,你们也在消灭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02727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27270.com/2342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