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27270热搜网首页
  2. 精读

关厂十几年倒赚了二百亿!被吐槽差点毁了整个行业

1998 年的春节晚会上,王菲和那英合唱了一首《相约 98》。

这两位的声线是很有特点的,一个空灵飘逸、一个浑厚稳健,加上歌词又写得美仑美奂——” 相约在银色的月光下、相约在温暖的情意中 “,很容易就击穿了全国人民的心防。

尽管歌唱得不错,可很多问题也是掩盖不住的。

那会的经济状况有多糟呢?咱们看几个词就知道了——亚洲金融风暴、国企下岗、民企批量倒闭。

当时的情况说是内忧外患一点都不夸张,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熄火,就连最主要的外汇来源——纺织行业都不行了,亏损和经营困难成了常态。

不得已,朱相才喊出了” 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的悲壮口号,这实在是没办法、再不改确实是不行了!

也就是在同一年,国务院决定对纺织行业进行改革,提出了不少调整结构、解困扭亏的工作目标,比如分流安置下岗职工 120 万人。

不过话说回来,由于当年配套的保障政策尚不完善、加上财政确实是捉襟见肘,不少下岗职工拿到的补偿金很有限,加上又没有谋生的渠道,不仅生活艰难、也引发了不少问题。

可也有一些眼光敏锐的人捕捉到了商机。

尤其是在东南省份,成熟的生产线就摆在工厂里等人收购、外面还有一大群业务熟练的技术工人等米下锅,有心人很容易就能拉起一支队伍来。

比如在上海,就有个叫俞兆林的人提出了 ” 保暖内衣 ” 的概念,靠着轻巧、柔软、聚暖的特点,这款跨时代的产品迅速席卷服装界,不到一年就卖出了 28 万套。

02

别看如今的集中供暖是以秦岭淮河一带为南北分界线,但这是当年能源不足情况下的一种无奈之举。北方的冬天寒冷难耐、南方的冬天更不好过,否则俞兆林的保暖内衣也不至于如此畅销。

受此启发,不少在服装行业浸淫多年的同行都盯上了这块大蛋糕。

1998 年,从国企下海经商多年的张玉祥筹够了 300 多万启动资金,火速成立了 ” 南极人 ” 品牌,逐渐开始介入保暖内衣这片尚未充分开发的市场中来。

为了把牌子做大,没抢到先机的他也下了不少血本。

比如砸下重金在央视打广告,先后请来了葛优、刘德华、袁咏仪、黄海波、海清等多位明星代言,再配上” 南极人不怕冷 “的魔性广告词,这个一听起来就暖和的牌子着实拉拢了不少粉丝。

除此之外,眼光毒辣的张玉祥很早就抛弃了业内普遍采用的化纤面料,斥巨资与美国杜邦公司合作,研发出了比较先进的 ” 棉+莱卡 ” 的全新面料,算是响应 ” 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 ” 的号召了。

如果说在广告和研发方面的投入给了南极人勇争行业第一的底气,那竞争对手骤然曝出的丑闻则给南极人的爆火添了一把柴。

2000 年的时候,有媒体在俞兆林的保暖内衣产品中赫然发现了塑料薄膜的存在——花几百块钱买塑料布,这不是明着骗人吗?自然而然得,牌子声望跟着跌到谷底,甚至还传出过老板跑路的新闻。

关厂十几年倒赚了二百亿!被吐槽差点毁了整个行业

借着这个机会,南极人一举逆袭成了保暖内衣市场的老大。

随后,中国入世,纺织行业也迎来了绝佳的发展势头。等到了 2004 年,南极人的销售额已经达到 10 亿元,固定资产超 3 亿,触角遍及保暖、休闲、羽绒、毛衫、家纺等各个纺织品领域。

03

不过好景不长,经济危机来了。

2008 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席卷而来的金融海啸波及了全球的各个行业。老外们家里着火自顾不暇、订单自然是能砍就砍,不少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纺织行业也不例外。

咋办呢?张玉祥决定从笨重的资产端开刀。

说起来,这倒不是南极人的首创。早在 1991 年,恒源祥就尝试过收取品牌授权费、授权别家生产的联合体运营模式;等到 2007 年,光商标使用费就收了 2.66 亿元,占了公司收入的 80% 还多。

但这些老牌子都没有南极人做得 ” 绝 “,他们搞的是 “NGTT” 南极人共同体商业模式

从 2008 年起,南极人就陆续砍掉了生产端和销售端的全部自营环节,卖掉经营十多年的所有工厂,只保留品牌、实现轻资产平台化运作,说白了就是” 卖吊牌 “、让 ” 加盟商 ” 自己生产自己卖。

按照创始人张玉祥的说法,这种模式既保留了品牌的核心价值,又实现了场、货、人的精准配置和资源的合理分工。其实这都是场面话,核心还是在解决过剩产能的同时找到了新的盈利点罢了。

在这个过程中,电商的崛起也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为了 ” 打假 “,2012 年淘宝 B2C 平台 ” 淘宝商城 ” 更名 ” 天猫 “,并开始把流量和资源向各大品牌商家倾斜。考虑到品牌的光环能带来更多的流量和更高的溢价,不少人都盯上这条终南捷径。

在这种情况下,招牌够亮、品类繁多、加盟门槛又不高的南极人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一时间成了商家们眼中的香饽饽——

等到了 2015 年的时候,南极人干脆更名成了 ” 南极电商 “,并于同年借壳新民科技登陆中小板,摇身一变成了家具备电商基因的上市公司,牛大了!

04

从南极人 2019 年的财报来看,这门生意是很赚钱的。

在去年的营业收入构成中,31.76% 为品牌综合服务业务,金额约为 12.4 亿元;1.68% 为经销商品牌授权业务,金额约 0.65 亿元,啥概念呢?光靠 ” 贴牌 “,人家一年就赚了 13 个亿,简直不要太轻松。

关厂十几年倒赚了二百亿!被吐槽差点毁了整个行业

凭借着南极电商的出众表现,张玉祥夫妇也成功实现了身价的一涨再涨——

早在 2016 年,张玉祥就以 52 亿元身家首次闯入胡润百富榜,位列榜单第 754 名;4 年之后,张玉祥的身家已涨至 145 亿元,位列胡润百富榜第 376 名、服饰界富豪第 6 名。

虽说南极人靠着这个赚得盆满钵满,可广大中小商家也不算太吃亏。

在得到品牌方的授权后,品牌方会给店主们免费提供一些服务资源,包括日常一些运营教学课程、免费的广告位和活动报名等等。

更关键的是,重金拿下的品牌授权也给商品提供了不小的溢价。

广东一家服装家族企业生产的牛仔裤在自家的天猫店两件才卖 79 元;但挂上南极人吊牌后,在南极人专卖店两条售价 129 元。扣去 8 元标费、反倒多了 42 元利润。

品牌少了运营成本、商家多了利润空间,这怎么看都是一件 ” 双赢 ” 的美事,怪不得那么多人 ” 加盟 “。

截止到今年年初,” 南极人 ” 这面大旗之下聚集着 1113 家供应商、4513 家合作经销商以及 5800 家授权店铺,从保暖内衣、羽绒服、床垫被子到按摩棒等等无所不包,当真是万物都可南极人。

05

不过在这些年的高歌猛进之后,南极人这块曾经的金字招牌也变得有点黯淡了,加盟商太多,生意不好做,自然就有人动歪脑筋。

在诸多吐槽声之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一直为人诟病的品控问题。尽管打着低价、高性价比的标签,但不少商品下仍不乏 ” 一分钱一分货 “、” 买来就坏了 “、” 假货 ” 这类吐槽和差评;

关厂十几年倒赚了二百亿!被吐槽差点毁了整个行业

曾经有媒体统计过,2018 年以来南极人已经 10 余次登上国家质监部门及地方消费者协会的不合格产品 ” 黑名单 “,从蚕丝被、内衣、童装、冲锋衣到电推剪、按摩棒,均有产品上了质检 ” 黑榜 “。

针对这个问题,张玉祥也很委屈。

在 2018 年的一次采访中,他就强调南极人绝非 ” 只卖吊牌,没有品控 “,南极电商一直重视品质管理,并且建立了系统化的巡检、抽检和送检机制。

只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似乎南极人能做的还有很多。

事实上,贴牌、外包这样的模式在国际大牌中其实并不少见。就拿南极人立志对标的优衣库来说吧,虽然很早就将代工厂搬到中国,但品控和质检环节也一直没落下;

更实际的例子是苹果,遍布全球的苹果产业链不仅没有削弱品牌的含金量,反倒是在严苛的品控下又滋养出了富士康、立讯这样的代工巨头,恐怕也不能简单归结于历史的巧合。

十几年前因技术研发后来居上,如今又因品控问题跌落神坛,这实在是有点让人唏嘘。

原创文章,作者:02727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27270.com/232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